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返回
内容为王的时代
类别:行业信息 发布时间:2017-07-23 00:00:00 浏览:0 [返回]

内容为王的时代

作者:江海阳

一、前面想说的内容


走了2017年光亚展我不知道诸多同行有什么看法认识,我是事务缠身没办法一家家仔细去对比过。每年看光亚展的过程是这样的:


8号到达。参加设计师酒会和朋友晤谈。


9号全天看展,晚上参加颁奖酒会和朋友宵夜到凌晨两点,醉醺醺回到酒店,还有两三朋友聚到一起继续恳谈。


10号上午看展,找一些感兴趣的东西瞄一眼,下午就会参加各种活动,今年我在光亚展上做了一个演讲,题目是《商业照明空间的软性与硬性关系》,听者也许不知所云,我是很投入的讲了一番。晚上继续酒会以及朋友聚会。


11号早起去厂家或者回家,各奔东西,作鸟兽散。


其实看展不是走路累,而是吃饭累。每天的饭局让人肠胃都在发愁——酒食这些内容实在是不好消化啊!


那么展会的内容又如何呢?


就是走马观花去看展也是有收获的。做设计到今天,能做到站在一家展位外面看一眼,里面的内容到底吸引不吸引我,就会明了的程度。这倒不是我自夸,而是我会根据个人的爱好、艺术倾向、对灯具的观察力、展台的氛围打造等等来取舍判断。

那就举几个例子吧!


二、第一块显示屏


明狐的展区外面围的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我很好奇也凑了过去。这是一个方形展区,正对着入口一面墙,正中悬挂一幅画,是的,一幅画,长方形,黑白色调,凹凸的山体镶嵌在一幅画框立面,画框很有厚度,仿佛有阳光从右上方照射下来,立体感很强。山体就像史前地球一样,光秃秃的没有植被,岩石肌理十分清晰,十分逼真。从观众站的这个方向打过去一盏灯,照亮墙面,就是这么简单。它在展览什么?


等等,这幅画在动,如果是一幅立体雕塑那倒真不足以为奇,哪里会吸引这么多观众驻足拍照?是的,它在动,缓慢地,有力地在画框里面此起彼伏,像是在演绎数十亿年的地壳运动。它还会生长到画框边缘上,在深邃的画框厚度里做着无休止的变化。


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此逼真的幻觉,我第一时间反映过来,这是一面高清显示屏,而这些不断变幻形态的山体只是它播放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用一个电视在播放视频片,好像这样形容实在是抹杀了它的不同凡响。而这段出乎人意料的视频片做的很逼真,很真实,很具有科幻感和未来感,以至于这里围挤了数层观众,各个都想拍照,工作人员忙着一边遮挡,一边说抱歉,这里不允许拍照。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遮掩,原理就是这么简单,不就是播放影片吗!可贵的是能在简单的载体上生成优美的、夺人眼球的内容画面,这才是别人学不来的东西。不要害怕被人模仿,艺术怎么是能抄袭到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太缺乏想象力和艺术感的国家,在照明上更是如此。以至于还有很多人坚持认为照明和艺术无关。这是因为他们认识不到照明所产生的光、影、色成为空间中的元素,元素构成形态,形态组合成现象,而现象作用于人的感知,感知是艺术产生的前提。艺术是影响人的情感的形式,这种形式可能符合美的法则,也可能不符合,所以艺术的东西并不见得都是“美”的,但是不艺术的东西一定距离美更远。

这块屏售卖的是艺术

图片28.png

图注:明狐的艺术光画,令视错觉得到完美体现。


三、第二块显示屏


今年的勇电将互动感应显示屏玩成了立面,去年还是踩在脚下,让人和地面的色块变化做游戏。今年的显示屏不需要人接触屏幕了,只要你站在跟前挥挥手臂,同时、同步在面前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动态的彩色光斑。这种互动可能是红外感应也可能是摄像捕捉运动轨迹,这和去年的脚下的互动在内容上大体一样,但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显示屏技术的不同应用。

应用的过程就是展现、使用产品内容的过程。


如何让内容在同类产品中出类拔萃,与众不同?大家都是在做显示屏,勇电走的路子就和其他厂家不一样,他在强调产品与观众之间的交互性,交互这个词我理解就是彼此之间产生关系,产生需要。就像勇电的这块屏幕,它带给人介入游戏的快乐,虽然这种交互感应超过一定距离就失去作用,但它依然不失为一件正在探索中的好产品。


做互动屏的意义在哪里?我想起飞利浦成都郫县展厅里的那面巨大互动屏,它要求互动者站在恰当的位置,进入游戏环节,你可以挥动手臂,两人配合,于是前方屏幕上就开始出现一个简单的乒乓球移动,你只需挥动手臂,屏幕上就会出现遮挡乒乓球的色块,这样你来我挡,也是双人比赛了。当时我操作完产生的第一反映是,这么大的一块屏,这么多钱做出来,就这样的用途就完了?


我们都向往交互时代的到来,人机交互,环境交互,人人交互,世界变的趣味又丰富,内容量大大增加,人情味也会增多吧?交互的前提是机器变的更智能,这段时间因为柯杰和AlphaGo大战而不敌的原因,AI智能话题成了社会探讨的热点,今天看到报道说“马云爸爸”的无人超市正式落户杭州,从入场到购物到算账,全部人工智能感应操作,你只需要准备好手机和淘宝就可以了。据说“全球60%的岗位中约有30%的工作职责可以被自动化和计算机取代”,而出租车司机、清洁工、收款员、厨师、销售员、流水线工人这些体力工作者的职业最易被取代。


看到了吧,这个社会越来越分化加大,当有一天你已经无所事事了,当重复的体力劳动被AI取代,那么剩下的只有是人工智能不能学到的,比如情感和感性创作,艺术首先是取代不掉的。霍金有一种担忧,有一天太智能的机器会产生情绪,进而认识到自己,这样的智能反而是人类的灾难。智能与智慧现在是照明界持续的话题,产品智能化是一种趋势,这就好比形式是人的躯壳,而内容是人的思想,甚至是灵魂,有思想的产品永远能打败徒有其表的产品,我想是这个道理。

第二块屏售卖的是智能

图片29.png

图注:勇电的屏以互动题材为主打特色。


四、第三块显示屏


银幕光电做了一个屏也很有意思,把屏做成拱形像隧道一样,人在里面能穿过去,这是一个弧形点光源阵列屏。传统的屏都是平板,现在价钱已经一跌再跌,屏已经令人见惯。能让人体验到更多曲面,流线面的屏幕确实颇能吸引人,就像当年解构主义的建筑刚刚进入中国,国人顿感新鲜。


在形式上的创新值得鼓励。

在内容上有无创新呢?可惜我还没看到。他们只是播放一些动态的彩色图形和文字,缺乏更深层次的内容。设想我们做了一个圆拱的隧道让人体验光的艺术,能让人感受到什么画面才会好?星空?海底?微观世界?3D画面?形式做足了却没有好的内容播放,实在是缺憾。

这就需要形式和内容的相统一才能真正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勇电做屏是要互动,银幕光电做屏是要体验形式,这里面都有一个关键就是内容欠缺,补上什么样的内容才合适?明狐通过和艺术家联盟,由艺术家出内容,明狐出形式,他们对外的报价据闻一块光画400万人民币,显而易见值钱的是这块屏上播放的内容了。


明狐的显示屏可以应用在酒店大堂,办公大堂,美术馆,艺术馆的公共空间,还能应用在高大的别墅内部。他们应该还能提供更多内容给客户,可以是海底世界,也可以是植物生长,只要是动态演变的裸眼3D视觉特效就是他们售卖的内容,明狐的产品用光打破了形状固定的概念,模糊了作品与空间之间的界限。这种将屏幕做成3D视觉特效的手法给今天正火的媒体立面建筑以更大启示,视错觉的画面已经成为下一步媒体立面建筑的常用画面。今天很热闹的城市建筑媒体立面即将面临着很大的审美疲劳问题,如果解决不了播放内容的问题,或者是内容粗制滥造,相信很快观众就会看厌。银幕光电的屏可以在室内界面,在弧形、波浪形、曲面形的设计上让室内形态更具抽象意味,如果再切合主题内容的开发,相信会有很大市场。每个企业都在寻找市场突围的方向,在发现新的领域,这就需要更多的不同思考。

第三块屏售卖的是形式

图片30.png

图注:银幕光电的点光源屏,打造了一条充满想象力的隧道。


五、第四块显示屏


这块显示屏是我的好朋友公司制作的,所以我才敢大胆讲出来并且评论一番。到过会场的人可能都会对A、B区之间户外连廊那块硕大无朋的铭豪半透明屏有印象,就是在阳光最烈的中午,你也能清晰地看到这块屏的色彩、文字和画面,做为室外用的半透屏,质量是相当的好。这种屏的应用范围多数在高层玻璃幕墙结构上,既能观察户外,又不过于影响采光。或者就是在景观上做成半透明的小品雕塑吧,好像还没人这样去开发设计,产品的应用上应该不拘一格。


屏是好屏,播放的内容却不能吸引人。我站在对面观察了一会,可能统计量有误,发现很少有人会驻足看这块屏在播放什么。在这个黄金地带,想必租金也是不菲,没有起到最大化的宣传作用,实在是可惜。应该早早谋划创作一些好的展示内容,适合在展会上宣传、在通道上播放的内容,是量身定制的一个内容——有故事,有主题,有冲击,有画面,目的是在四天展会期间令人过目不忘、印象深刻。但是这块屏播放的内容竟然是一张张产品案例,像经常看到的方案汇报片,怎能勾人胃口?

这块屏售卖的是业绩

图片31.png

图注:铭豪科技的半透明屏,在杂乱的背景下,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寻找关注。


六、内容为王的时代


这是一个什么都讲内容的时代。

电影是以故事讲述好与坏为标准的艺术形式,它的核心是故事,故事的结构让人感受到一波三折,这样的电影才能让人有看头。但真的有看头的电影就能大卖吗?中国电影和好莱坞电影最大的区别不是谁对形式玩的熟练,好莱坞的特技镜头据说现在都是中国公司在做,大场面更是中国人的强项。形式都会做,比出高下的是内容,这个内容是否表现了故事的本质。什么是本质?那就是最能反映人性的,最能令人思索并带来触动的,这样的本质才是好电影的真实内容。


照明变得越来越像电影了。

这句话让大家第一反映是——城市建筑媒体立面不就是在放电影?

它们确实在放电影,而且都是有着连贯内容的电影,只是看它能不能吸引人了。不是以声势浩大而是以艺术感染来吸引人,我看目前还很缺乏。我们不谈媒体立面的内容,很多人认为媒体立面就不是照明设计师的工作,在建筑上装满灯,连上控制,强电、弱电、数据线布好,这是纯粹技术性工作,好像照明设计师就像造电视机的工人一样。电视机出厂了,工人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以后播什么内容和工人是没有关系的。


再回来看看我们对比的这些屏,哪个是具有最大附加值的?

我们不仅把屏卖出去了,还能把内容卖出去,这个内容提升了我们的品牌影响力,获得了更多关注、订单甚至是模仿,这是最好的结果。其实媒体立面这块城市超大屏早已经不仅卖屏还卖内容了,只是这个内容还不能常换常新以及简易维护。


照明设计进入了一个要和艺术家、工程师、影像制作家、音乐家合作共营的时代,现在是要重新定义什么是“照明设计”——单纯的以“有组织、有目的、有理想、有情感地研究光在空间中的传播和分配”,已经不能满足照明设计的新要求。设计师在创作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原来光在空间中是可以组合起来使用的,并不是简单地照亮就了事。面对一个黑暗的无光空间,我们是要定义它的最亮点在哪里,最暗点又是哪里,哪里可以浓彩泼墨,哪里可以见素抱朴,然后依次描绘出一幅光的图景。这就好比是在空间中用光绘画,画到高潮的时候还会有音乐、歌舞、戏剧、影像、媒体艺术、自动化装置等等来配合营造,这就是理想灯光与多种艺术的大融合,这是从亮化追求到艺术化追求的时代啊!

内容是多样的,关键是你能不能把它找到。